大駕與普度儀式
儀式 / 民俗,  國內-台南(府城),  大學生的隨香手札

一位大學生的主普觀察(四) -大駕與普度儀式

文 / 鍾承翰(輔仁大學歷史系學生、大學生的隨香攝影版主)

只要有建醮活動,必然會有普渡,因為在醮典中,人們除了會請來天界與仙界的諸神之外,同時孤魂亦會聚集而來。是以,要透過普度儀式來使地方上或遠道而來的孤魂能夠超拔苦爽,更能得生天上,使幽冥得濟,合境平安。在普度中,最重要的就是「施食」,即提供食物給前來受供的孤魂野鬼,這也是為什麼才會準備這麼大量的供品—就是希望能夠讓鬼道的眾生都飽餐一頓。而且,在儀式結束後,尚須於大士爺前擲筊,確認孤魂野鬼都已經飽餐一頓、得到超拔後,方能奉送大士爺。

普度施食的執行方式可分為兩種:道教式與佛教式。道教的施食是由道長頭戴五老冠,觀想自己化為東宮慈父太乙救苦天尊,來施食予鬼道眾生,並使它們俱能經過超拔前往東方淨土長樂世界。佛教的施食則是由法師頭戴五佛冠,觀想自己化為毗盧遮那如來,透過自己的申口意三業和如來相應,而能得到飽滿,並遠離苦趣,得生佛前。

板橋慈惠宮普度採佛教式,由佛教法師施放瑜珈焰口。
板橋慈惠宮普度採佛教式,由佛教法師施放瑜珈焰口。
道教式的施食(由許煜明先生提供)
道教式的施食(由許煜明先生提供)

因此,佛教和道教的普度儀式雖然執行方式多有不同,但其最終目的都是為了讓這些孤魂野鬼能夠遠離苦趣、獲得超拔。而在此次的普度中,普濟殿係採用佛教式的施食,由慈堅經會的法師來負責儀式;至於西羅殿自己的普度,則是由承接此次醮典的道壇來負責。所以很有趣的畫面是在普度前,會由西羅殿的醮典委員及眾會首前來主普壇開香,開香儀式是由道士負責,但是後續進行普度的卻是佛教的法師。普濟殿之所以會採用佛教式的普度儀式,主要有兩個重要因素,其一,觀音佛祖一直以來是普濟殿的重要神祇,而觀音佛祖為佛教性的菩薩;其二,在過去農曆七月份的普度,普濟殿大多就是進行佛教式的施食,所以此次主普活動也不例外。

西羅殿主醮道長於主普壇開香,手持招魂幡於主普壇前召請孤魂野鬼來此受供
西羅殿主醮道長於主普壇開香,手持招魂幡於主普壇前召請孤魂野鬼來此受供
眾會首與主委在主普壇前由道長引領下上香祭拜
眾會首與主委在主普壇前由道長引領下上香祭拜
普濟殿普度由慈堅經會法師負責施放瑜珈焰口
普濟殿普度由慈堅經會法師負責施放瑜珈焰口

雖然普度中的超度儀式係由法師負責,但是「大駕」做為普濟殿中轉達神諭的重要方式,其在普度儀式中仍有一定的地位,以下將來逐一探究大駕在普度中所扮演的角色。

普度當天,大駕降下來之後,先行前去和壇上的池府千歲、觀音佛祖、張府聖君以及眾神確認過狀況與任務後,隨即前去巡視搶孤場的狀況,在確認搶孤場地的安全以及該注意的事項後,則來到念經台(即法師施食之處)前和壇上的諸佛菩薩以及地藏菩薩溝通並了解狀況。

大駕於念經台前和壇上諸佛菩薩及地藏菩薩溝通
大駕於念經台前和壇上諸佛菩薩及地藏菩薩溝通

第一站大駕就來到了進行「藥懺」的地方,顧名思義,普度中的藥懺就是為了讓受病苦折磨的孤魂野鬼得到救治,以免去病苦,大駕於此處敕了數張古紙,並要求於煎藥壺內燒化。經瑞師解釋,我們才了解到原來大駕之所以這樣做有兩個原因,其一,是為了請藥師佛前來協助這些鬼道眾生脫離病苦,其二則是為了讓凡人的藥品能夠被這些鬼道眾生所食用,並且真正用這些藥物來醫治他們。

執事將大駕所敕的古紙於煎藥壺內燒化
執事將大駕所敕的古紙於煎藥壺內燒化

第二站,大駕來到了「囝仔普」的地方,顧名思義,此處就是為了早夭的鬼魂所設置,因為相信他們於年幼之時就過世,此時仍是童心未泯,因此供予他們腳踏車、娃娃玩偶……等兒童的玩具(這些玩具在普度後會以抽獎方式贈與參與的信眾)。在此處,大駕則同樣敕了數張古紙,並連同金紙於案桌前燒化,其用意應是在於讓這些小孩不感恐懼,能夠真正地來享用這些玩具以及零食。其中,最有趣的莫過於廟方有準備彈珠汽水作為供品,原先都是關閉著,在大駕的要求下才由廟方人員將所有汽水打開,使這些小孩能夠飲用。

在大駕提醒下眾人逐一將彈珠汽水打開以供年齡較小的孤魂野鬼享用
在大駕提醒下眾人逐一將彈珠汽水打開以供年齡較小的孤魂野鬼享用

再來,此次普濟殿更設置了「動物普」,之所以會有此一設計,總幹事表示:「動物也要布施,外面流浪狗這麼多,很多收容所更是入不敷出。於是他想到為動物布施的『畜牲普』,因為畜牲不太好聽,姑且改成動物普、寵物普」。在動物普中,主要的供品就是犬貓等動物的糧食,這些供品在普度完後全數捐給動物之家等機構,提供他們做為流浪動物的糧食。大駕到此後,也要求開一包糧食來方便牠們食用,並同樣敕數張古紙連同金紙於案桌前燒化,此外,還要執事將一部份的糧食灑於金紙堆的四周,才能真正達成讓動物的孤魂野鬼能夠取用的用意。

執事人員將大駕所敕的古紙連同金紙於動物普前案桌燒化
執事人員將大駕所敕的古紙連同金紙於動物普前案桌燒化

除了前述三站之外,大駕在眾人所摺的金銀財寶處,也都有敕古紙來使這些東西具有神聖性。如此巡視普度場的動作我們稱之為「巡普」,這在南部地區算是常見,例如蚵寮保安宮、南鯤鯓代天府、半天岩紫雲寺、澎湖烏崁靖海宮……等處都會有巡普的儀式,只是各地所使用的方式不同,有的地方可能用手轎、有些用輦轎、有些用乩身,各有所差別,但都是透過神靈降駕來巡視普度場是否一切妥善、完整,乃至於監督普度過程有沒有差錯、是否有不守秩序的孤魂野鬼等。

南鯤鯓代天府普度時李王巡普(葉奕廷先生提供)
南鯤鯓代天府普度時李王巡普(葉奕廷先生提供)
大駕檢查眾人所做的金銀財寶
大駕檢查眾人所做的金銀財寶

此次,普濟殿和西羅殿則是用「大駕」來巡普,其用意和其他地方的巡普大致相同。從中我們可以了解到,經由大駕敕古紙、燒化金紙等動作,方能使原先屬於凡人的東西,抑或是凡人所做的東西,能夠具備「神聖性」,更能讓孤魂野鬼取用。當大駕特別照顧於「藥懺」、「囝仔普」以及「動物普」時,可以發現大駕嚴謹而溫柔的性格—祂特別照顧他們,乃是為了讓祂們能夠免於恐懼、真正想用這些供品,這和平時大駕巡境時,都會對老人及小孩特別照顧正好不謀而合,而這也是大駕令人感動之處。

普度後送大士爺也是由大駕來奉送
普度後送大士爺也是由大駕來奉送

(註) 本系列文字同步授權給普濟殿普濟文史協會使用

 

文章回顧

一位台北學生的主普觀察(一)- 主普、主普壇、西羅殿與普濟殿

一位台北學生的主普觀察(二)- 搶孤

一位台北學生的主普觀察(三)- 主普壇的特色

西羅殿送天師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