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天師
儀式 / 民俗,  國內-台南(府城),  大學生的隨香手札

西羅殿 . 送天師

何謂送天師?

來到醮典的尾聲,普度完成之後,尚須「謝燈篙」,而在府城地區,象徵著醮典真正的圓滿,則是所謂的「送天師」,亦即,只有在送天師結束後,才標誌著此次醮典正是圓滿落幕。何謂送天師?關於送天師的紀錄,一般都引成書於清代的《安平縣雜記》中所述的:「建醮前數天,必請天師;建醮後數天,必送天師。」——這表示了我們台灣人的生活態度,有迎必有送、有送禮我們必有還禮。

主普組合
主普組合:馬公廟輔順將軍三鎮、西羅殿廣澤尊王二鎮、普濟殿池府千歲二鎮(由左至右)

事實上,很多人不知道什麼是送天師,因為一般人知道知名的「長時間」(一整天以上)廟會活動大多是:媽祖進香(或繞境)、迎王(或王船祭)、鹽水蜂炮……等。鮮少有非廟會圈的人知道什麼是「送天師」,所以,有的人會說東港迎王、大甲媽的遶境進香或白沙屯媽的進香是「做為一個台灣人,一生必要參加一次的活動」。但是,不會有人說「送天師」,是一生必要參加一次的廟會,因為他的關注度較少,上新聞時也常常是因為居民抗議廟會活動進行到三更半夜,所以一般人也比較少了解這項活動。

西羅殿.送天師
此次送天師天師入南廠保安宮之照片

但其實,送天師是備受府城地區關注的一件大事,因為他陣容通常盛大:在送天師當天,主辦醮典的廟宇,會邀請交陪境一同出轎、慶讚此次活動,而交陪廟宇則會保持著「輸人不輸陣」的態度,來壯大自己的陣頭陣容,是以聘請了各式各樣的陣頭前來表演,也能夠增添光彩。因此,「送天師」雖然對於非廟會愛好者來說是比較不熟悉的,但他卻是是許多廟會愛好者一飽眼福的大好時機。

西羅殿.送天師
送天師陣頭一路綿延數公里

送天師的精髓與意涵

承上所述,難道就因為他的關注度少,它們的存在就能夠被忽略嗎?抑或是因為他的關注度較少,他就沒有任何優點或是值得被看到的地方嗎?當然是有的。對一般廟會愛好者來說,送天師眾多的陣頭與神尊是一飽眼福的大好時機,但其實送天師中的精華,卻在廟宇和廟宇之間的「交陪」與「互動」,例如這次三郊廟宇——水仙宮、鎮港海安宮,以及原先和海安宮有所紛爭的鹿耳門天后宮就「大和解」。

大和解
水仙宮入鎮港海安宮之情況

雖然交陪的是廟宇跟廟宇之間,但別忘了,主事者還是「人」,只要是人,都會有吵架和摩擦的機會。是以,在送天師中,雖然陣頭表演十分精采,不過這其中的精髓還是在於「交陪」:交陪境跟交陪境之間的種互動,不論是相互拜廟時的熱鬧程度、對方廟宇準備的壓禮,抑或是辭轎時的那種氛圍與雙方依依不捨的十八相送。

交陪
普濟殿洪總幹事與永華宮楊主委
辭轎
結束後普濟殿與永華宮一同步行回駕辭轎

對送天師的再思考與批評的回應

回到主要課題,難道因為她的知名度與關注度較少,就能被遺忘與忽略,乃至於希望這些活動消失嗎——在我們看待廟會或廟宇活動時,往往會因為他們所製造的垃圾與吵雜而批評之,甚至希望最好這些東西通通消失。無可否認,這些活動自然有其改善的空間,這也是我們所期望改進的地方,而社會大眾的批評與指教,當然可以,但是在批評之前我們還是先想想這些東西的存在意義吧。

在這次的送天師活動中,最備受大家討論的就是作家魚夫的批評,魚夫在其文中說到:「12點多了,黑道宮廟文化還不放過人民!母親大人八十多歲了,數日無法成眠,但是像西羅殿這種宮廟不是要百姓合境平安,而是不平安,台南百姓投訴無門,市府也不敢管,如果這些宮廟黑道豎仔要來我的FB恐嚇,我一定封殺到底(林北連回答你這種弱智惡質的人都覺得沒必要)!」

確實,任何活動造成的垃圾、噪音與交通……等問題是必然的,舉凡抗議、遊行、造勢,其實都存在著相同的問題,在這次的活動中廟方也聘請清潔隊在後面協助環境整潔,在晚間十點過後,已幾乎沒有炮聲,只剩鼓聲和吹陣的聲音,不過也別忘了,「一轎一吹」是政府允許晚間十點過後還存在的。

宋江鼓陣
晚間十點過後普濟殿所留下的宋江鼓陣

接著我們可以思考看看——他們該不該消失?事實上,在這個社會中,本就存在著各式各樣的人們,有各式各樣的人們,也就有了各式各樣的需求,所以,每個活動、每個目的自然都有其存在的意義。在台北十分流行所謂的「進香回駕後繞境」,在第一次參加之前,我認為這是沒有意義的活動,但是,在參加之後,我徹底改觀了。

在了解為什麼改觀之前,我們先看看參與所謂的「進香團」都是那些人——看似婆婆媽媽、阿公阿嬤的他們,其實大多數都是市場菜販與廟宇周遭做些小生意的人們。也許,我們有錢、有閒可以利用連假、寒暑假、周休二日開著車到處遊玩、乃至於出國旅遊,但是他們呢?他們仍然要開門營業,他們更沒有那麼多的閒錢提供他們出國旅遊,於是乎,廟宇的進香活動也就成為了他們的「休閒娛樂」:廟宇安排好行程,提供他們休憩的機會,同時也能從中獲得心靈上的慰藉。所以,難道這活動沒有存在的必要性嗎?

收驚祈福
官將首為阿婆收驚祈福(攝於2018新莊文武大眾老爺繞境)
大甲媽祖繞境進香
參與大甲媽祖繞境進香的阿公阿嬤(攝於2018大甲媽祖繞境進香)

參與陣頭的人,也不全然都是所謂的8+9,更多的可能是在社會中常常為大眾所忽略的那群人——工地工人、遊民,生活經濟較不充裕的那群人。也許我們會說,廟會活動中,他們所請來的那種舞團都穿少少(其實也沒說很少,更沒有違法問題),會帶壞小孩之類的,乃至於被批判為低俗之產物。但是,對於在這活動中的人們來說,這就是他們的娛樂方式,事實上,陣頭、歌仔戲,這些東西的存在,不僅僅是其在靈性層面的象徵意義,更是「娛神又娛人」。我們無法確定神看得開不開心,但我們可以相信,「人」,一定是百分之百開心的。

同樂
這就是一種娛樂與生活方式(鬥牛陣表演時大眾同樂之景)
氣氛
舞團將現場氣氛炒high之景

在都市化的現代,電視、電腦、手機,取代了原先陣頭、歌仔戲和廟會活動「娛人」的功用,因為這些東西更加五光十色,更加精采豐富。也許我們不需要他(廟會活動),可不代表沒有人需要他,在這個社會上,還是有些人只能透過參與廟會或進香來休憩,更把這活動當作是一種「娛樂」(參加後能夠忘卻工作時的凡分和辛苦)。在我們批評之前,還是要想想:我們到底是站在一個「高階層」或「知識分子」的角度在看待這些東西嗎?還是我們是用一個和他們同一出發點且平等的角度來看待呢?請用後者的角度,再給予批評和指教。

活動結束後仍須共同整理神尊、環境等工作

正如陳任所說:「這社會組成本來就來自四面八方各行各業人組成,從歷史脈絡來看廟宇就是一個社會縮影,其活動是由地方士紳商號聞人共同扶持的。」而我深信,每個存在的東西,都有其意義,若是他的意義或功能消失,有朝一日他自然而然就會被淘汰、被消失。

 

延伸閱讀 :

一位大學生的主普觀察(一)- 主普、主普壇、西羅殿與普濟殿

一位大學生的主普觀察(二)- 搶孤

一位大學生的主普觀察(三)- 主普壇的特色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