搶孤
儀式 / 民俗,  國內-台南(府城),  大學生的隨香手札

一位台北學生的主普觀察(二)- 搶孤

文 / 鍾承翰(輔仁大學歷史系學生、大學生的隨香攝影版主)

在這次的主普活動中,搶孤是為一大特色(普濟殿主普壇的特色將在下回向大家介紹),所謂的「搶孤」,就是在普度活動的尾聲,讓信眾或是參與者能夠搶奪特定祭品,是以,這是一種末端儀式的呈現(邱彥貴,2018)。

若從現今台灣的狀況來看,「搶孤」目前盛行於屏東與宜蘭地區,如屏東恆春的搶孤(豎孤棚)、宜蘭頭城的搶孤。而台南安平的靈濟殿,也會在農曆七月普度時,搭設一孤棚,並舉行「孤棚祭」,來接引老大公上岸,不過特別的是,安平靈濟殿的孤棚濟是不搶的,亦即不提供搶孤競賽,只作為祭祀之用(吳明勳,2016)。

然而,搶孤在過去真的只流行於這些地方嗎?根據邱彥貴老師的研究,實則不然,在清代與日治時期的台灣,台北地區的大龍峒保安宮、艋舺龍山寺與祖師廟、枋橋(板橋)接雲寺、土城大墓公、淡水、基隆……等地都有舉行過搶孤活動的相關紀錄,更遑論是南部的民雄、臺南、東港、崁頂、車城等地區了,但是部分搶孤活動在日治時期或是戰後,隨著政府的禁止漸漸消失(邱彥貴,2018)。

普濟殿於主普壇的孤棚
普濟殿於主普壇的孤棚

不過,過去的搶孤活動和現今的搶孤活動並不全然相同,過去的搶孤活動是讓所有信眾爬上孤棚來搶奪祭品,而現今則是比較有組織性的攀爬競賽。是以,吳明勳老師則表示,若從廣泛的層面來看,「搶孤」應當不限於爬上孤棚來搶奪祭品或是競賽,只要在台下的信眾搶奪普度時道長化食所灑下台的供品,都可以算是一種搶孤活動。

此次,普濟殿擔任主普,誠如上篇(一位台北學生的主普觀察(一)- 主普、主普壇、西羅殿與普濟殿)所述,主普所負責的工作就是盛大的來慶讚對方的「普度」儀式。根據廟方的說法,普濟殿和西羅殿在過去都會互相擔任彼此的主普,而且,自有紀錄以來,只要任一方擔任主普,都會舉行「搶孤」競賽,來慶讚對方的建醮活動。因此這此普濟殿在主普壇旁豎立了四隻高22尺的孤棚,並提供獎金來讓此競賽的前三名者帶回。

搶孤
決賽時孤棚上有一豬公作為供品,同時亦有冠軍旗在其一旁

搶孤活動雖然只在12/23舉行預賽,12/30舉行決賽,但是搶孤的前行作業十分的繁複,從選擇場地、選擇柱子、選擇方位……等,都是依著池府千歲的指示來執行。在豎立搶孤的孤棚之前,還需要在每根柱子底下安上八卦符、每個放置柱子的坑洞均要先於洞內燒化金紙並燃放鞭炮,以祈順利安全,更使不乾淨的東西離開此處。

搶孤
普濟殿池府千歲前去主普壇規劃方位與確認柱子
在柱子底下安上八卦符
在柱子底下安上八卦符

這次的孤棚總高二十二尺,亦是池府千歲所決定的,據說池府千歲本來希望能夠更高,但是廟方考量到安全等問題,經池府千歲同意後,才降低到二十二尺的高度。這次孤棚在建置上也和安平的孤棚較為類似,也都有從孤棚上拉一條白綾(白布)到地面上,同時要求人們不能直接跨過白布,因為這條白布正是讓前來接受普施、超度的鬼魂們通過的道路。

搶孤
兩頂大駕正在一同處理自孤棚上拉至地面的白綾

在普濟殿和西羅殿中,有個轉達神諭重要方式—大駕,而且大駕也正是這兩間廟宇的重要特色之一(大駕在普度中的角色與普度儀式將在本系列的最後一篇向大家介紹)。上一科普濟殿慶成祈安三朝建醮(歲次丁亥、2007年)時,就有照片記錄下當時搶主普西羅殿孤的盛況,而且,搶孤時,亦由普濟殿和西羅殿兩廟的大駕共同巡視、維持安全,這次自然也是如此。

在搶孤決賽開始之前,池府千歲的大駕在巡視幾圈後,還特地透過大駕要大家將白綾的位置稍微向後拉。西羅殿的大駕也在巡視過個交陪境的普度場後抵達。抵達後,聖王公隨即敕了一道符令,由西羅殿的法師在白綾上燒化,以為加持。此次是由救難協會的同仁們在孤棚上,隨時協助參賽者的安全與狀況,在救難協會的同仁們登上孤棚之前,普濟殿的大駕都一一為其加持、敕符,保佑一切平安,才讓他們爬上孤棚。

搶孤
救難協會的同仁們於爬上孤棚之前由大駕敕古紙,法師(圖為瑞師)燒化古紙於其頭頂繞三匝以為加持
大駕
兩頂大駕時而會在孤棚周遭巡視,若相遇時,聖王公和池府千歲也會共同討論相關事宜

另一方面,在比賽開始前,大駕也要求參賽者們排排站好,大駕也會透過轎桿一一在其身上畫符、加持,務使活動過程中一切順利、安全。開始之後,大駕則會不斷的在孤棚周圍巡視,而兩廟的大駕也像說好了一般,一頂從右邊繞、一頂從左邊繞,來確保競賽過程狀況良好。

搶孤
比賽開始前大駕位參賽選手加持,於其背後敕符

記得曾有一個畫面是大駕去點了一下某個部分,這時廟方人員才發現原來有個地方並未喬好,而且,還有一個畫面是池府千歲的大駕跟聖王公的大駕共同去頂某根柱子,雖然我們無法確認為何祂們會同時去頂這柱子,但是兩間兄弟廟的默契在這過程中一覽無遺。

大駕
兩頂大駕一同上前頂著某跟孤柱,更加凸顯了兩位神明的好默契、好交情

在參賽者自孤棚或是柱子下來後,大駕也會上前再次確認參賽者的狀況,並給予加持,其中,最為幸福的莫過於冠軍了!因為其他參賽者都只由普濟殿的大駕給予加持,但是冠軍下來後,普濟殿和西羅殿的大駕則一同趨前給予其加持,能夠同時接受兩頂大駕的加持,確實是極為罕見又極為幸運的一件事情了。

大駕
兩頂大駕於結束後共同為冠軍加持

搶孤做為一個「末端儀式」,理論上應該是在普度結束後方才舉行,但是普濟殿舉行搶孤競賽的時間卻是晚上七點,何以如此?事實上,此時間是由池府千歲所決定的,因此我們也無法確定為何祂決定在這個時間點開始比賽。不過,在預賽時還發生一個狀況:大約晚上六點半左右,大駕就要求比賽直接開始,不必等到七點再開始,是以預賽時比賽整整提早了半個小時。這也就凸顯了廟方對於池府千歲神諭的尊重,畢竟有些神明的考量是我們所難了解的。

看似偌高的柱子,前三名卻分別只花了27秒、32秒以及55秒就爬上孤棚了,前三名都分別有獎金,而冠軍除了有獎金之外,放在孤棚上作為祭品的豬公也可帶回吃平安。

搶孤
參賽者於搶孤競賽時的畫面
冠軍頒獎
冠軍頒獎
搶孤
救難協會的同仁們協助將孤棚上的豬公吊到地面

更多精彩照片可前往此相簿觀看唷!

(註) 本系列文字同步授權給普濟殿及普濟文史協會使用

 

參考資料:

邱彥貴(2018),<看搶孤:臺灣與華南的一項末端儀式>。《「宜蘭研究」第十二屆學術研討會論文集》。宜蘭:宜蘭縣史館。pp.11-47

吳明勳(2016),<誤傷命・白布搭橋引孤魂:說安平港仔尾靈濟殿孤棚祭的故事>。(http://think.folklore.tw/posts/1249)

 

2 Comments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