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台北學生的主普觀察(一)- 主普、主普壇、西羅殿與普濟殿
儀式 / 民俗,  國內-台南(府城),  大學生的隨香手札

一位台北學生的主普觀察(一)- 主普、主普壇、西羅殿與普濟殿

文 / 鍾承翰(輔仁大學歷史系學生、大學生的隨香攝影版主)

為了慶祝本專欄開張,我將一連推出四篇同一系列的文章,而這四篇文章則跟此次台南南勢街西羅殿建醮、四聯境普濟殿擔任主普的相關系列活動有著密切相關。首先,我們就從主普、主普壇、西羅殿與普濟殿談起。

去年(2018,戊戌年)的五月初,南勢街西羅殿重修完畢,正式入火安座。根據台南的傳統,只要廟宇落成之後,都會啟建所謂的「慶成醮」,至於幾朝(幾日)則視神諭或廟宇經濟能力而定。在府城,做醮是一件大事,所有的交陪境(即和該廟宇關係良好之廟宇)都會大力出動,從一開始的相關會議、請交陪境神、交陪境入醮、普度、送交陪境神,一直到最後的送天師還有燭尾,許多儀式都與交陪境有密切相關,更展現出交陪境之間的一種交流和互動。

西羅殿入火安座後新廟一景
西羅殿入火安座後新廟一景

一間廟宇通常有好幾間的交陪境廟宇,少則四、五間,多則十至二三十間都有,雖然都是交陪境,但並不代表和所有的交陪境交情都那麼深厚,必然會出現和某些廟宇之間交陪比較深厚、和部分廟宇之間交情比較淡。在一般的醮典中,都會有所謂的「四大柱」(當然也可能更多,如戊戌年新營太子宮圓醮就多了「主事首」),此四大柱包含:主會、主醮、主普、主壇,在其他地方,這四大會首可能多由個人名義來擔任,不過在府城有個很特別的地方—主普首不是以個人名義來擔任,而是找和自己交陪最為深厚的廟宇來擔任,同時,在送天師時,主普的廟宇亦可享有排在倒數第二個轎番之資格。

此次普濟殿主普之牌樓
此次普濟殿主普之牌樓

不過,既然名為「主普」,所謂的「普」就是指普度,我們可以將「主」解釋為「主要工作」,亦即,主普的工作就是負責「普度」的事項。在府城存在著一個特色—只要哪間廟做醮,來到醮典尾聲的「普度」的時候,該廟的交陪境都會前來共同「贊普」(在其他地方通常比較罕有這樣的慣例),而擔任「主普」廟所舉辦的普度,則會是所有交陪境中最為盛大者。和南勢街西羅殿交情最為深厚的一間廟宇,就是四聯境普濟殿,我們稱之為「主普底」,大多數的時候都會找對方來擔任主普,是以此次西羅殿就找來了普濟殿來擔任主普。

普度一景
普度一景

普濟殿主祀威靈王池府千歲,而南勢街西羅殿主祀神祇為廣澤尊王,因為歷史久遠,我們現在較難追溯當初為何兩間廟宇會建立交陪的關係,就真實的層面來說,可能跟台南的「聯境組織」有著密切的關係。不過,在西羅殿的傳說中則流傳著一種說法:過去因為西羅殿的八爺會來找普濟殿的池王爺下棋,所以兩間廟宇才建立起交陪的關係。當然,實際情形為何,我們無從得知。不過傳說也透露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交陪不只是「人」的事情,更是「神」的事情。至於「神」之間的互動到底如何?本系列中的第三篇文章會再來跟大家介紹。

普濟殿池府千歲與西羅殿廣澤尊王
普濟殿池府千歲與西羅殿廣澤尊王

此次普濟殿在花園夜市附近的空地搭了一個「主普壇」,而主普壇上坐鎮中央的是普濟殿的威靈王池府千歲(三鎮),在其左手邊的那尊則是睽違三十多年才又坐轎出門的鎮殿觀音佛祖,於其右手邊的則是,普濟殿聖君廟的張公法主(二鎮)。普濟殿除了請出這三尊神尊來坐鎮主普壇之外,還特別請出廟內的地藏王菩薩及大聖爺共同前來坐壇、守護壇場。

主普壇登殿時的狀況
主普壇登殿時的狀況

除了來自普濟殿的神尊外,此次普濟殿還邀請了來自全台各地的子館與交陪境來共襄盛舉,一同慶讚此次的主普活動,所以在中尊池王前面,有三尊太子就是來自於新營太子宮;與西羅殿相同,新營太子宮跟普濟殿也是從很久以前就有交陪的廟宇。除了新營太子宮外,尚有放索安瀾宮的天上聖母、和勝堂的玄天上帝、善德堂的李府三尊王、朴子太子會的太子元帥,以及眾多的池府千歲,分別來自台中靈中會、嘉義保興府、開元忠安宮、打貓詔邑堂、埔心瑞竹堂還有放索普龍殿。

嘉義保興府請神尊登壇
嘉義保興府請神尊登壇
西羅殿亦出轎前來恭送眾神尊登殿
西羅殿亦出轎前來恭送眾神尊登殿

主普壇上眾神尊

(註) 本系列文字同步授權給普濟殿及普濟文史協會使用

接著看本系列的下一篇:搶孤

 

3 Comments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