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華宮
國內-台南(府城),  大小廟宇,  府城聯境,  阿丹的踅廟足跡

永華宮- 心疼陳守娘的廣澤尊王

說到永華宮,若從未耳聞的人可能會不知道這間廟的主神是誰;又或許會因為「永華」二字而臆測其可能奉祀有鄭式諸葛、東寧臥龍之稱的參軍大人,陳永華(就如同提到永福路會想到劉永福、逢甲路或逢甲大學會想到丘逢甲一般)。後者不能說不對,只是奉祀陳永華可要好幾百年後了。

說起這間永華宮,她的前名為鳳山寺,建於明鄭永曆十六年(西元1662年),裡頭所奉祀的便是相傳由陳永華於泉州帶來,人稱「郭聖王」的廣澤尊王。鳳山寺原位於山仔尾(約現在府前路台灣銀行處),乾隆十五年(西元1750年)重修並改名為永華宮,要到民國78年才有供奉陳永華參軍的金身於後方文物館。臺灣日治時期大正十四年(西元1925年),因政府徵收廟地興建臺灣銀行,所以遷至孔廟對面的柱仔行街,而柱仔行街又屬於保甲制度、聯境制度的六合境,所以全名也稱「六合境柱仔行1全台開基永華宮」。

柱仔行目前有兩種說法。一是建材(柱仔),二是挑夫(挑仔)。鐘佩樺在她的研究論文《從柱仔行街到府中街:一個台南都市歷史街道空間變遷之研究  》裡表示,據方志對本土建材的描述,柱仔行街作為建材聚賣的市街空間而興起的可能性較大。

陳永華

關於廣澤尊王的故事網路上太多了,均大同小異,這裡只粗略說說。

廣澤尊王原名郭忠福,替一大姓人家牧羊。一天,這戶人家請了個地理師來看風水,但招待地理師的羊肉卻是溺斃於糞池的羊,忠福為免去良心愧對而將此事如實說出。地理師大怒,就問忠福想要一朝天子還是萬代封侯,忠福想了想選擇了萬代封侯。地理師便告訴他往東走,若遇到「牛騎人」、「人頂銅」、「水變紅」、「鯉魚上樹鬧匆匆」的景象時,便是修練之地。於是當忠福與母親走到詩山時,下起了暴雨,看見一群孩子為了避雨躲藏於牛腹下,即「牛騎人」,又見比丘急以銅鈸遮頭,是為「人頂銅」,山上的土石流使溪水充滿紅土,是為「水變紅」,漁翁於樹下避雨,將釣到鯉魚的釣竿掛在樹上,是為「鯉魚上樹鬧匆匆」,於是忠福便於此處坐禪而後得道。

當初陳永華所帶來的廣澤尊王金身為現今永華宮手拿扇子的尊王,是非常少見的「軟身」廣澤尊王,亦稱「鎮殿老太王」。大鎮則是土塑神像;二鎮則是坐山頭造型(坐山頭的意思就是神尊的寶座雕以奇岩異石);三鎮跟七鎮是最常出轎的神尊。

永華宮

關於三鎮尊王,還有一則傳奇故事。大正年間尊王降駕指示彫塑,並指定要以「高沙町」 (今民權路) 一位中醫師所飼養的八哥(鳥)來入神,當廟內執事前往探訪時,才知道那隻八哥早就對其主人言明,「要與主人分離成神」,因此也順利帶回八哥入神 (一般僅以虎頭蜂入神) ,並前往鹽水溪開光。(參考資料:goo.gl/PCcqMs)

三鎮尊王

除了奉祀尊王外,也有供奉尊王夫人,人稱妙應仙妃。夫人本名陳依娘,北宋年間其母一日至鳳山寺進香,見尊王塑像才貌豐雅,不禁脫口而出:「尊王,可惜你是神而不是人,若是人,願將吾女依娘許配於你。」次日,依娘溪邊洗衣時,看見水面上漂著一個小盒子,逆流而來,依娘不敢拾取,於是用洗衣棒把它推走,但它又漂回來,如此推覆再三。依娘告訴其母,母親說道:「今後再有此事,拾回便是。」次日,小盒子又漂來,依娘取起一看,裡面有一支金釵(乃為尊王定情之物),依娘便把它藏於梳妝盒。

幾年後,依娘要嫁人時,路過鳳山寺下,花轎隨即被大風捲入廟內,轎伕入廟尋找,發現依娘已坐化於尊王之側。依娘父親本身是位法師,心有不甘便與尊王鬥法,結果尊王小勝。為什麼說小勝呢?因為尊王雖然贏了這位法師,但法師臨終前囑咐依娘母親在棺內的四個角落放置炭火,想要燒毀鳳山寺,但尊王化身老人勸其將炭火拿出,以免打擾到死者。依娘母親果然將炭火挟出,但因為挟的不夠徹底,所以之後鳳山寺不論怎麼整修,都還是會漏水。

妙應仙妃

其實一開始我知道這個故事時,讓我對尊王的印象有點打折。天下父母心,沒有父母願意自己的骨肉就這樣離他們而去的吧? 再說古代也是父母親決定其婚姻,那既然父親反對,生為神的尊王怎麼可以勉強別人呢? 這位父親也只是想保護自己的女兒,但卻因為鬥法失敗,鬱卒病逝,好像有點說不過去阿。以上似乎與宗教、民間信仰的價值觀(意識形態)息息相關;但後來想想,依娘自己或許是想要這段姻緣的? 不然她為什麼要留著那隻金釵呢。我想這故事若加入依娘自己述說她的對於這段姻緣的”自主權”,或許可以是個浪漫的民間故事。

永華宮所存文物不少,有更多是之前疏於管理而遺失的。現今有一只明宣德年製銅香爐(但應該不是明朝文物)、兩只清咸豐年間的石香爐,還有清同治年間的儀仗與執事牌,寫著「永華宮廣澤尊王」與「奉旨加封保安王」。

永華宮執事牌

永華宮的金爐是在廟的對面,而不是在廟的旁邊。這座廟旁的「爐」,從八角結構的爐座以及頂端的「鰲魚」造型,加上現在的廟址先前曾為清朝進士許南英的私塾來推測,其應該是敬字亭 (關於敬字亭,我在中壢聖蹟亭 一文有介紹)。

永華宮

最後,來說個永華宮廣澤尊王最著名的事蹟吧!屬清代府城三大奇案之一的陳守娘案,陳守娘於其夫逝世後欲守貞,無奈卻被縣衙門的師爺看上,守娘的婆婆與小姑貪圖師爺錢財,勸守娘賣身,但守娘不肯,最後婆婆與小姑便家暴守娘,用利器刺守娘下體而死。守娘死後,鄰里群憤,但官官庇護,最後只有婆婆與小姑被判死刑(也有冤魂作祟而死一說)。

自此之後,府城雞犬不寧,物品飛動,夜半叫喊之聲不絕,小販所得之銀錢變成紙錢,甚至府衙夜半遭襲等,搞得府衙只能藉附近部隊練兵聲嘈雜藉故搬遷。紳、民皆認為是守娘顯靈,蜂擁祭拜守娘,且由於香火太盛,官府認為有「惑民」之嫌,於是將守娘改葬。

廣澤尊王

守娘出生於辜婦媽廟附近,自小便廣受辜婦媽守貞的故事薰陶,而今卻被誤傳因偷情而自殺,這樣的冤屈可不是說能輕易了結的。雖然守娘已顯靈將那位師爺掐死,但她的污名卻還沒洗清;求助神明,神明雖同情,但也無可奈何,亦不出面制止祂繼續做亂,但這樣長久放任冤魂大鬧擾民也不是辦法,於是這責任就落到了同一管區的土地公(有一說為有應公)身上。論文,一個小小地方神似乎也沒有能力替這位冤魂洗清汙名;論武,陳守娘實在冤/怨氣太強大了,地方神的法力似乎無法匹敵。

這時永華宮的廣澤尊王站出來了,但強如廣澤尊王,也恰恰只能戰成平手,再加上守娘是含冤而死,尊王也不想硬碰硬(我認為尊王是心疼守娘的遭遇的),於是最後請了德化堂的觀音菩薩出來調停。連佛祖都出來了,佛祖的神格絕對能還守娘的清白,於是守娘提出了兩個條件:一為不追究其作祟時犯下的罪過,二是獲得封號,入祀官方的節孝祠。觀音佛祖應許條件之後,夜半作祟之事,終究平息。

 

永華宮資訊:

地址: 700台南市中西區府前路一段196巷20號
電話: 06 224-2319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