辜婦媽廟
國內-台南(府城),  大小廟宇,  府城聯境,  阿丹的踅廟足跡

辜婦媽廟- 府城在地成神的辜孝婦

辜婦媽廟是間相當特殊的廟宇,而我本人呢是在到有人跟我說「要找東西要去找辜婦媽」之後也才認識這間廟。夢境我待會再來分享,先讓我說說她的特殊之處。

辜婦媽本姓林,故以辜林氏稱之,二十歲時嫁給府城東安坊的辜湯純,但兩人結婚不久,辜湯純就死去了,辜林氏一生守節並未再嫁,並一人擔起孝順公婆與撫養辜妾所生兩兒之責。一次婆婆並得非常嚴重,辜林氏甚至割下自己的肉作為藥引,並向天許誓願以自己的壽命來幫婆婆延壽,婆婆也因此多活了五年。辜林氏佈施行善敦親睦民,兩兒後來功成名就時,辜林氏也一再勉其要愛護百姓。

辜夫人逝世後,府城鄉里莫不感念,知縣李中素手書「節孝」贈之,知縣周鍾瑄也順應民情奏請朝廷旌表,於是在雍正五年(西元1727年)辜婦媽被皇帝特敕為「一品夫人」,並入台灣府節孝祠。

辜婦媽廟

但我對此有個疑惑:

網路上很多文章都說台灣府節孝祠在彰化,於是我去查了彰化的節孝祠,其完工時間要到光緒十四年(1888年),這不是很奇怪嗎?再說,為什麼府城人士的孝績要移到彰化去讓人瞻仰?既然叫做「台灣府」節孝祠,代表他很有可能就是在「府城」。這當中最有可能的是建於1665年的孔廟,但關於其內節孝祠(現今位於大成門西側)有兩個說法。一是據《安平縣雜記》所載,孔廟的節孝祠是光緒十四年所設;二則是根據《臺南聖廟考》,日治時期鎮北坊烈女節婦祠與東安坊縣學節孝祠被廢,才將牌位集中置孔廟節孝祠奉祀。因此辜婦媽的牌位應該也不是在孔廟的節孝祠。

最有可能的地點是東安坊縣學的節孝祠。東安坊縣學在康熙二十三年(1684年)就已建立了,但那時還沒有節孝祠;根據謝金鑾的《續修台灣縣志》,

「雍正二年諭,『旌表節義,給銀建坊,民間往往視為具文,未嘗建立,恐日久仍至泯沒,不能使民間有所觀感,著於學宮內建忠義孝悌祠一所,立石碑一通。於學宮附近處購買基址,建節孝祠一所,立大牌坊一座。其石碑牌坊將前後忠孝節義之人俱標姓氏於其上…』」

這裡的節孝祠便是東安坊節孝祠,因其後又說了:「雍正五年呈報入祀者六人,辜湯純妻林…(等六人)」。東安坊節孝祠根據《續修台灣縣志》最早是在諸羅崎頂,到了嘉慶十二年(又有一說為嘉慶九年),改設之於東安坊縣學文昌祠的右邊,以東安坊縣學節孝祠稱之。府城人則要到清乾隆五十四年(1789年)才建廟奉祀。

這就是本篇一開始所說的特殊之處。辜婦媽是府城特有的神明,是道教中由人化成神的範例之一(其他還有像是旗津的鍾老師過世後化成鍾府元帥、屏東方純齡同學於大津瀑布溺水身亡後因其善心顯靈阻止其他人深入探訪而避免更多的意外發生,也成了方仙姑受人祭拜)。

辜婦媽廟
知縣沈時熙探悉孝女事蹟偉大,親署「大孝捐軀」匾額一面,獻贈該廟

再者,同治年間的另一位節婦,黃寶姑,東安坊人,同治元年(西元1862年)因其夫婿於路上遇賊被害,父母希望她改嫁,她雖然口頭上答應,但心中早已決心要守節,於是在嫁人前夕假意外出尋友,實則投水守節。隔天她的屍首在法華寺前的半月池被找到,牌位則遷進孔廟節孝祠(這裡我保有懷疑,因為我不確定這時孔廟是否已有節孝祠了)。同治六年,台灣兵備道吳大廷為解乾旱而進各廟求雨,其中便曾至節孝祠祭拜黃寶姑。當晚,吳大廷便夢到黃寶姑來找他,感謝受其一拜之事,並跟他說過三天為辜婦媽誕辰知日,即會降雨解旱。吳大廷也答應她,若真如此,他則會上奏朝廷為其建祠。後果真如黃寶姑所言,旱象獲解,而奉祀黃寶姑的祠堂便建於辜婦媽廟後方,形成「前廟後祠」的特殊景觀。

如今辜婦媽與黃寶姑皆在前殿,後殿則奉祀齊天大聖、地藏王菩薩、觀音菩薩。這邊是要特別提醒,辜婦媽廟不是陰廟,而是正廟,正廟,正廟!

那到底我跟辜婦媽的關係是什麼呢?且聽我娓娓道來:

有一天我夢到我正在考試,而我的座位是在教室前門進來第一個位置,手機放旁邊。考試到一半,有個中年婦女進來說獲報有別的同學帶手機進來。處理完該位同學的狀況後,她離開時剛好看見我手機在旁邊(我當時是用手背蓋住,但還是有露一點出來),於是就要沒收我手機,我跟她爭吵,解釋說我拿手機只是要看時間,但她不接受我的說法,就把手機搶來摔在地上。考試結束後,我回到了家,本來想說隔天再找他拿回,但又覺得沒手機很不方便,想要找她討公道,但我不知道她是誰,也不知道她在哪裡…

突然,不知道是誰跟我說,找東西可以去找辜婦媽(我之前並不認識這位神明),於是我就到了一間廟。但這間廟的主神不是辜婦媽(應該是媽祖,這點我不是很確定),辜婦媽是在旁邊配祀的。就在我點完香,經過辜婦媽的神龕前,遇到一個小弟弟,我問她說,是不是要先全部神明拜過後再來詢問辜婦媽,還是單拜辜婦媽就可以了?他就接過我手上的香,叫我到主神前(離主神還有段距離) ,他口中念著我聽不懂的話語,然後類似在做某些儀式般,將香在我身前身後晃啊晃,接著拿香腳對我的後背脊椎兩側點啊點,有些點特別痠,因此他點下去時我不禁叫出聲來,他也跟著叫出來。一次大概點三至四個地方,整個過程兩次結束。

非常妙的夢,是吧。由於當時人不在台南,於是我就先去詢問媽祖這個夢境是怎麼一回事,結果得出來的答案為我是祂帶來轉世的,可能之前有跟在祂旁邊修行。做了這個夢後約一個月,我回到了府城,也去辜婦媽廟裡參拜,並跟祂提到我的夢境一事,想跟她確認,結果果然我前世是跟在祂旁邊修行的耶,這真是太神奇啦!

辜婦媽廟是位在青年路內一處僻靜的巷內,但其實轉個彎就會接到東菜市;整間廟給我的感覺是很素雅的。府城另外一處也有供奉辜婦媽的廟宇是陰陽公廟,這裡的辜婦媽原本是「大北門辜婦媽廟」內所供奉的,也是開基辜婦媽的分靈,廟址位於公園國小校園內,但日據時代因建校遭受征收,後與陰陽公一起為主祀神,現於陰陽公廟內奉祀 (歡迎閱讀 陰陽公廟)。

gu-mother
感謝四協境辜婦媽廟粉絲專頁提供

另外,這裡的土地公原本是西竹圍土地公廟的其中一尊土地公(聽說還有另外兩尊,一尊到了彰化,一尊不知去向),手持如意,鬍鬚也是用雕刻的,但多年前遭竊,現今看到的則是爐主佛。如果您近看這尊爐主佛土地公,還會看到土地公公有露牙齒唷,超可愛!(感謝廟內人士提供資料)

爐主佛土地公

 

辜婦媽廟資訊:

地址: 700台南市中西區青年路226巷6弄4號

辜婦媽廟粉絲專頁

map mother gu

4 Comments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