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佛壇
國內-台南(府城),  大小廟宇,  阿丹的踅廟足跡

神佛壇 -神佛合力救世萬民

在金華路上一排的在地小吃店鋪間,有一橫跨一小巷的牌樓,走進後會看到一平房,上方懸掛已褪色許多的神佛壇三字,往內一瞄,滿滿的神佛,眾多的黑金寶像足以證明其香火鼎旺的程度。神佛壇旁即是位於神農街尾的開基藥王廟,這兩間廟有關係嗎?有。神佛壇的全名為盤古藥皇廟神佛壇,這其中的盤古藥皇廟即是藥王廟於民國三十五至七十年間的名字,而神佛壇最一開始的主神即是藥王廟的藥皇三大帝。

在金華路四段未開闢前,開基藥王廟的廟體是延伸至今金華路四段路上的,當時是為後殿,亦是藥皇行醫濟世的地方。民國五十六年,神明指示要搬遷,於是神佛壇(當時還未有此名)先遷至草寮後的塭龜橋旁,約莫今海安路上茶的魔手附近。當年奉藥皇大帝之命搬回藥王廟境內,於是就搬到龔家,也就是今神佛壇旁的雜貨店位址、神農街底的轉角處,與龔家家神(釋迦佛祖、雷府千歲、白府千歲)合祀,也指示由釋迦佛祖先鎮壇。後於民國七十一年再移至現址。民國五十八年立神佛壇壇匾,恰巧當年台南市市長林錫山就下令拆除藥皇廟後殿,可說是神明早就算到此劫。當年也是藥皇二大帝(伏羲氏)正式安座鎮壇,隨後再慢慢雕刻鎮壇藥皇三大帝。

藥皇三大帝

原本出外濟世的開基藥皇三大帝及天上聖母金身,在出外多年大約70年左右被藥王廟討回,神佛壇便另雕刻正駕藥皇三大帝(神農氏),鎮壇藥皇大大帝(藥師佛)、一對文武駕藥皇二大帝(伏羲氏)、天上聖母、徐甲真人等多金尊。然而當今提到神佛壇,當以莫府千歲及其四大神將最為人所知。民國五十八年正式立壇,當時黑令旗第一支桃木要向東,藥皇三大帝就指示神佛壇的弟子前往台西取桃枝,後因緣與安西府互取香火,安西府取藥皇三大帝香火並雕刻金身; 神佛壇雕刻張府千歲金身,並入張李莫三位千歲香火(也就是今張府三千歲)。

除了張、李、莫千歲外,神佛壇另有雷府千歲與白府千歲,比起其他三位千歲他們更是資深。雷府千歲為雷萬龍(菱洲宮的雷府亦是同一位),白府千歲則是白鶴童子(同時入了天和宮及沙多宮白府千歲的香火),祂們當時是被奉祀在神農街大厝內蔡乞食的壇上。一天,因發生了一些事,兩位千歲爺請了境主藥皇大帝出手相助,事成後,祂們表示日後藥皇大帝若有幫得上忙的地方,祂們一定幫到底。後來藥皇來到了神佛壇,兩位千歲亦跟了過來,隨後龔家因有人拜契,故也雕了雷府及白府的金身。

雷府千歲

雷府千歲

白府千歲

白府千歲

那神佛壇的張、李、莫府千歲是何來歷呢?張府千歲為唐朝名將張巡,李府千歲則是唐朝詩人李白,莫府千歲則是莫邪。等等!莫邪不是一位女性嗎?但莫府千歲的金身怎麼看都是位男性啊…原來,神佛壇莫府千歲本名叫歐陽子,其妻莫邪為了鑄劍而犧牲自己,也才有了莫邪、干將這兩把劍。歐陽子成神後,為了感念當年妻子得犧牲,遂以妻子的姓來當作自己的聖號。不過安西府的莫府千歲則是莫英呢?這是據說安西府的張、李、莫三位千歲分別是張巡李泌莫邪,但因為當初要申請政府補助,規定上卻說這三位千歲並非同為唐朝人不予以補助,廟方只好將莫邪改成莫英莫英為唐國胡人,原本為叛將安祿山手下的大將,在一次勸降張巡的任務中,被張巡的忠義真誠所感動,乃投唐,並在堅守睢陽時,因城中糧絕又深受重傷怕拖累大家,於是切腹自殺。

在安西府將莫府千歲改成莫英後,民國八十年時神佛壇的莫府千歲便降駕指示要回安西府問個清楚,此次去安西府還特別出動大駕,但當大駕要進安西府的內殿因有柵門阻擋,大駕無法進入內殿,恰好那時偏殿在觀手轎,說莫府千歲正駕「流氓王爺」回來了,於是廟方才讓大駕進入到內殿,至於祂們談論了什麼我們不得而知,直到回程大駕點4根柱子,小法唸調營咒,由黑旗帶回五營軍馬,從此莫府千歲就不再回安西府。

神佛壇 大駕

民國六十年左右安西府莫府千歲南巡來到神佛壇,意欲在此發威,於是指示要另外分別雕刻張、李、莫金尊,其後不到一年便再雕坐轎用的莫府大鎮千歲(並交代說左手姿勢要改成比三指,代表當年張李莫三千歲一同來台,但右手姿勢不變),再不到一年又說要雕刻坐大駕用的莫府二鎮千歲,而這當中都有善信大德自願來幫忙處理所需費用的部分。

莫府千歲

說到莫府二鎮千歲,這也是神佛壇的一個特別之處。這尊莫府二鎮千歲有兩個靈,一武駕、一文駕。起初是武駕的靈來上任,很兇,愛走墓仔埔,總想做老大,因此常與莫府本靈發生口角,最後當然是爭輸莫府本靈,被派去駐守在海豐島。來接替的靈屬文駕,深黯醫藥與地理。武駕的莫府二千歲在海豐島沈沒後,有先回到神佛壇一陣子,但因為個性沒變,又被派去顧公墓,莫府本靈就這樣一直磨祂,直到前幾年個性有轉變了,才回來神佛壇。至於文駕的莫王呢,就持續跟著藥皇大帝精進醫藥、風水、地理囉。

神佛壇

莫府千歲駕前有四大神將,余、程、何、姜。余、姜神將本來就是莫府千歲在海豐島時的部將,而程、何神將則是萬應公出身。話說有一商人去到了去小北萬應公擲筊說如讓他得到六合彩,商人要與萬應公三、七分帳,結果商人真的中了六合彩,卻騙說沒有中很多,但又在天橋上印字說這是他捐助的,結果事情傳到了萬應公那邊,萬應公不爽就去鬧他的工廠,不管是機器、工人還是家人,反正就是讓他無法工作,而這位商人去多間廟宇問過都無效,後來來到神佛壇問莫府千歲,莫府千歲開符要商人化符令調那些無形的萬應公來壇報到,雙方談談看要怎麼處理,結果萬應公卻派小弟來嗆聲,莫府火了,請韋馱尊者佈下天羅地網,並調遣神佛壇眾多神佛兵將、大駕、手轎到工廠掃蕩。果真,全部小弟被困在工廠下了油鍋,但恰好油用完了,領頭的程老二及何老三卻還沒抓到,後來又一陣兵戎相見,終於綁住這兩位兄弟。

莫府千歲
神佛壇提供

莫府千歲見祂們身手不凡又有膽勢,考慮收服為部將,但想當然祂們怎麼可能服從,於是莫府千歲為了不讓祂們再去為非作歹,只好處斬,這時聖旨到了,原來祂們的老大哥小北延平小城隍這天被玉帝召見升官,而祂要升官時跟玉帝說:「要升官可以,不過要保釋他的兩位兄弟」,便將此事件稟報給玉帝知道,玉帝準了,莫府千歲只能放人,可又怕祂們回去作亂,便改要收祂們為部將,但想當然程、何二將怎麼可能答應,因此莫王爺想了一計,以辦某事為準,辦不過的就給辦過的當部將,程、何二人答應了。結果當然是莫府千歲贏了這場比賽,但程、何兩人打算賴皮,莫府千歲便打算收心,於是令壇下弟子每天有空去小北萬應公廟陪祂們兄弟喝酒聊天搏感情,後來果真搏出感情來,程何兩人主動來找莫府歸順,但是依然不做官,依舊保持自由身。一開始莫府還請姜、余二將監督何、程二將,但時間久了,大家也都成為兄弟,均屬莫府的四大神將。

程、何二將因原是萬應公,沒有那麼多束縛跟規矩,是性情中人。何府神將為讀書人,軍師型,可文可武; 程府神將沒有讀過書,較為粗魯,凡事以「奇摩子」為準,所以若要請祂們辦事,就要照祂們的規則走。早期,若祂們幫你辦成了事,你就得依與祂們的約定,看要燒多少紙錢給祂們,後來改為須準備米酒、魯菜、有殼花生、及壽金來答謝。由於祂們辦事的達成率極高,很多有分靈莫府千歲的信徒,也會想分靈程、何二將,但無論怎麼求祂們就是不肯,自由慣了的祂們,覺得在莫府千歲這邊辦完事後就沒事了,何必再忙死自己XD 題外話,由於程府神將很直爽的個性,因此在許多案件中,都可以看到祂可愛的那一面,這些故事本文就不再多說,有興趣的可以在神佛壇粉絲專頁找找唷。

何神將

程神將

余神將

姜神將

神佛壇的龍邊神龕奉祀徐甲真人,因神佛壇的協成壇小法團為南廠保安宮徐甲真人法脈,傳自辛走若法師; 虎邊神龕則是奉祀太子爺,但據說中間那尊大尊的太子爺可不是一開始就來神佛壇的。故事是這樣的:約於民國90年時,神佛壇一行人獲邀至安溪寮福安寺吃春酒,在廟內參拜時,突然神佛壇代言人靈通了起來,走到中壇元帥旁喃喃自語,隨後就說出中壇元帥想去神佛壇,大家也都嚇到了,而跟廟方溝通後了解原來此尊太子爺也是別人請來的,但請來後卻失去聯絡。但不可能代言人說怎樣就怎樣吧,於是大家當眾擲筊,並請廟方大老在場鑑筊,果然連六個聖筊,大家便遵照聖意辦事。

回到神佛壇後,在一次的太子爺聖誕後的公壇上,太子爺降駕了,先表明祂是金吒太子,隨即便很生氣的質問說為什麼在祂聖誕時沒有準備菸跟檳榔,不但自己沒有享用到,連要請客神也沒辦法,但神佛壇的規矩是菸跟檳榔只有在藥皇大帝跟五府千歲的聖誕才會準備,這規矩可不能說改就改,太子爺在溝通無效之下便退駕了。幾天後,程府神將降駕隨即大罵神佛壇弟子怎麼沒有稟報這事,太子爺未經同意就起駕,還去跟藥皇大帝投訴,於是他已經先處理太子爺了。隨後托塔天王李靖也來指示要用硃砂筆點一黃綢綁在太子的頭圍上,祂要來調訓太子,這件事便圓滿落幕了。

神佛壇

關於神佛壇的故事還有很多,咱們到這邊暫且打住。如今,神佛壇也走過了好幾十個年頭,幫了許多在人生道路上迷惘的人,或者解決陽世人無法處理的無形問題,民國109年1月神佛壇先搬遷到舊壇附近的行舘繼續服務眾生,而舊壇現已拆除,準備重建新廟,在此也希望能早日見到新廟落成。

本篇取材已取得神佛壇同意。感謝神佛壇相關人員的幫忙。

文 / 阿丹(一步就出走版主)

§ 神佛壇資訊:

地址: 70053台南市中西區民族路三段151巷37號
電話: (06)227-1546
粉專:點我

神佛壇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