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港慈龍寺
國內-高雄(打狗),  大小廟宇,  樂賞廟神遊蕉城

小港慈龍寺 -出外發揮的超強替身

說到日治時期的寺廟整理運動,似乎許多廟宇現今的敘事中都少不了這個事件,甚至許多會以「毀神」稱呼之。若是只觀看部分廟宇的敘述,我們可能會以為這項政策在日本治臺五十年中持續進行著。但若從歷史事實來看,臺灣的寺廟整理運動只進行了三年(昭和十三年~十六年,西元1938~1941年),且並不是日本政府的本意,且在臺灣各地的執行程度落差極大。寺廟整理運動實際上是當時一些地方官僚為了凝聚戰爭之下臺灣人的日本認同才擅自推行的施政,最後也因為日本國會的質疑與國內批評聲浪而終止。縱然只是部分地方官僚的自作主張,但這項運動仍對臺灣民間信仰造成了一定的傷害。從臺灣人的角度來看,面對當時公務人員沒收神像集體焚燒的行為,主要的應對方式除了將神像藏起來外,還有為神明粧塑替身代為受罪。今天要為大家介紹的小港慈龍寺就與這段史實有關,且背後有著一段旗山在地信仰出外發揮的故事。

董公真仙

時值1930年代末期,在旗山街溪洲庄內的郭家大厝中,有一群人正在商議面對郡役所沒收神像的政策該怎麼辦。有人說「不如把董公祖跟尪公祖藏起來吧!」,眾人一致同意。那又該如何面對公務員的稽查呢?又有人說「那就粧兩尊董公祖與尪公祖的替身吧!」於是他們緊急雕塑了兩尊替身來讓公務員收走。當時溪洲庄被沒收的神像都被帶到大溪畔的番薯田旁集中焚燒,眾人在神官點起火焰並頌完經後離開了現場,誰人也沒有發現那兩尊堆在神像堆角落的替身滾落到了番薯田中。當天稍晚,一名方姓庄民到那附近想看看神像被燒得怎麼樣卻發現了這兩尊替身,他只好將祂們帶回家祭拜。說也奇怪,照理說替身應該沒經過開光點眼請神靈進入的儀式,但這兩尊替身到方家後卻靈感異常,甚至是他後來舉家搬到鳳山七老爺謀生時,這兩尊神祇也護佑著附近的鄰里,最後竟有了固定的爐下信眾。到了民國八十四年(1995),眾爐下為祂們在小港建了一所宏偉的廟宇,讓祂們得以受萬民朝拜、庇佑萬方。

董公真仙
董公真仙降乩所提詩句

以上說的故事,正是今天介紹的慈龍寺開基董公真仙及迦毘羅王的由來。至於這兩尊金身原本所要守護的神尊,就是之前曾經介紹過的旗山溪洲雙龍寺董公真仙與迦毘羅王哦!由於開基金身為雙龍寺董公祖與尪公祖的替身,因此慈龍寺向來認雙龍寺為祖廟。慈龍寺的靈感傳遍四方,甚至還分靈到臺東地區,今日臺東市豐田的普化寺正是由慈龍寺所分靈。往年慈龍寺還曾與普化寺結伴回雙龍寺謁祖進香,並邀請以炸寒單著名的臺東邯鄲堂同行,在雙龍寺廟埕表演炸寒單。現今慈龍寺廟內牆上掛有董公真仙降筆之詩句,另外也與祖廟雙龍寺相像:內外對聯皆由董公真仙親撰。正殿牆壁與門板上更繪有三十六官將與二十四節氣,相當精美。

小港慈龍寺
慈龍寺開基張公法主、開基清水祖師,鎮殿清水祖師

除了董公真仙與迦毘羅王以外,慈龍寺內還陪祀有觀音佛祖、張公法主與清水祖師。其中觀音佛祖來自內門紫竹寺,張公法主為創建慈龍寺之方姓家族祖佛,清水祖師則另有一段故事。據廟方人員說法,慈龍寺開基清水祖師金身為方家先賢在鳳山溪畔所拾得。方姓先賢在溪邊拾得一沾滿泥濘的神尊,回家沖洗後發現是清水祖師便開始祭拜。到了某年,方家一名正值二十六歲的青年忽然病倒,並面臨到了生死關頭。醫生告訴家屬若是青年能在當晚放出屁的話就能好轉。當天稍晚,祖師公便降駕敕了一碗極黑的水讓青年飲用,怎知青年喝下後竟奇蹟似地放了許多屁並恢復健康。在這次事件後青年成為了清水祖師的乩身,並一路服務到了八十多歲才退役。這名慈龍寺的乩身在雙龍寺的每科建醮時都會出現在登刀梯的場合,並放心地讓祖師公降駕在祂的身上爬上刀梯,最近的一次(2015年)甚至有新聞媒體報導呢!慈龍寺列位神明屢屢顯化的神蹟真的都讓人相當讚嘆,並深切感受到祂們神威顯赫。

現今慈龍寺隔著鳳山溪與紅毛港重劃區遙遙相望,附近都是相當靜謐的社區,但誰又曾想到,如此僻靜的社區中竟有這一所神威顯赫的廟宇,廟內又有著這麼多靈感非常的神尊。慈龍寺開基的董公真仙與迦毘羅王金身一開始只是作為替身,後來卻能成為護佑一方的大神大道。這種種的神蹟都在告訴我們在臺灣民間信仰的文化中什麼都有可能,我們的文化也是世界上最美、最有人情味也最溫暖的文化!

小港慈龍寺
慈龍寺三十六官將壁畫與二十四節氣

• 2015年雙龍寺五朝祈安清醮登刀梯儀式報導:

https://news.ltn.com.tw/news/society/breakingnews/1556368

文 / 阿丞(研究生,旗山在地青年)

§ 小港慈龍寺資訊:

地址:高雄市小港區中安路233之10號
電話:(07)791-4980

小港慈龍寺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