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港尾天后宮
國內-茅港尾(梅港尾),  大小廟宇,  阿丹的踅廟足跡

茅港尾天后宮 -為民受禁錮,微笑對蒼生

茅港尾位於今下營區,在《梅氏日記》中被記作「Hoem Cangbooij」,鄭氏地圖裡記為「梅港尾」,清代稱「茅港尾保」,日治時期又改「茅港尾堡」。由此可見,茅港尾開發甚早,最繁盛之時還有五條大街(茅港尾街、社內街、公館街、二坑街、社尾街),其中茅港尾街(現茅港尾天后宮前面那條)更是擁有人車分道的「雙顯街」。1 茅港尾街可分街頭為觀音寺、天后宮位街中、街尾則是謝府元帥廟。今天要介紹的是有供奉「微笑媽祖」的茅港尾天后宮。

茅港尾天后宮

在此之前,我們先來了解一下茅港尾這個地方的重要性。台江內海大家應該不陌生,而台江內海往北有蕭壟半島及蚊(魍)佳半島,而由蚊佳半島所圍起的潟湖就是倒風內海。若依《諸羅縣志輿圖》來看,倒風內海又可分為蚊港(魍港)、威里、內連桁、倒風港等港,這些港再分汫水港(今屬鹽水鎮)、鹹水港、急水溪、鐵線橋港(今屬新營巿)、茅港尾港(今屬下營鄉)、麻豆港等通內陸。《續修臺灣府志》就有記載:

昔時有倒風港分三支,一為麻豆港,一為茅港尾港,北為鐵線橋港

但不僅僅是水路而已,陸路方面茅港尾的位置一樣重要。昔時從府城要到諸羅縣城有三條陸路可以走,分別是中路(南北大路)、東路(山線)、西路(海線)。根據指出,比較重要的官道常被建成「驛道」,沿途有軍隊把守,每隔一段距離就是吃飯休息的場所,因為位於中路的茅港尾,就成了諸羅與府城來往之間的中繼站2,諸羅縣知縣周鍾瑄在清康熙五十五年(1716)便設有茅港尾公館。

 

茅港尾街
茅港尾街(拓寬後)

茅港尾天后宮在清康熙十六年(1677)先以草蘆奉祀由湄洲分靈的媽祖金身,直到清康熙四十六年(1707)才正式興建廟宇,六年後入火安座。而後,在清道光二十六年(1846)、清同治元年(1862)、民國五十年均有重修。道光二十六年的〈咸樂碑記〉,內有提到清乾隆皇帝曾敕封媽祖「護國庇民」,但究竟是詔書還是匾額呢,恐怕無法考證。

根據茅港尾人黃清淵的《茅港尾記略》,清乾隆五十一年時(1786)林爽文事變,福建陸路提督軍門梁朝桂領兵到灣裡街(今臺南善化);茅港尾居民則組織義軍,以天后宮與觀音亭作基地,協助清軍收復鐵線橋與鹽水港一帶。因協助有功,梁朝桂因而奏請乾隆皇帝嘉勉。乾隆皇帝在其登基二年時已褒封媽祖為「護國庇民妙靈昭應弘仁普濟福佑群生」天后,二十二年加封「誠感咸孚」,此次再加封「顯神贊順」,並賜「護國庇民」匾額(不過據黃清淵所載,此匾額已毀於清同治年間的大地震)。然而道光二十六年的〈咸樂碑記〉提到媽祖封號卻僅止於清乾隆二年的封號,讓人不禁有點疑惑。

茅港尾天后宮

另有一點奇怪的是,但在《諸羅縣志》裡,周鍾瑄提到茅港尾的寺廟卻只有提到觀音亭,卻沒有提到天后宮:

觀音宮:一在開化里茅港尾街。康熙四十六年,知縣李鏞、參將張國同建;捐地者為吏員歐陽錫。

再者,在梁提督〈功德碑記〉裡也只有提到梁朝桂入寺參拜,也沒有提到天后宮:

「乾隆五十二年因逆匪林爽文作亂,有紫光閣功臣奮勇巴圖魯、前統廣東高廉鎮、陞任福建陸路提督軍門、帶功加十八等軍功、紀錄三十九次、梁諱朝桂,統兵定臺,入寺祈禱菩薩庇佑。」

若以史料及提到的次數來看,乾隆皇帝好像應該贈匾給觀音亭吧XD

茅港尾觀音寺
〈功德碑記〉在茅港尾觀音寺

不管怎樣,有一特權是從林爽文事變後至今從沒變過的,那就是茅港尾媽祖到府城時,可以「大北門進,大北門出」。我們知道,府城的北門是軍事重地,昔日的總鎮署衙便位在這裡,民眾都是由小北門進出城,而茅港尾媽和北港媽一樣,要至郡城(府城)會香時,可享有大北門進出特權。黃清淵的《茅港尾記略》便寫道:「故當我茅全盛之日,神輿晉郡,有大北入,大北出之特例。」然而這樣的會香情緣在大正七年(1918)時便暫停,直到民國一百零八年請示媽祖後,獲聖筊應允,才又恢復了中斷了101年的古香路。

茅港尾天后宮
茅港尾天后宮提供

茅港尾港在倒風內海淤積後逐漸失去港道功能,但因地處南北要道,不論是林爽文事件,還是後來的張丙事件,茅港尾仍舊躲不過戰火的摧殘。清朝詩人林占梅於清咸豐四年出版的詩集《潛園琴餘草》內的〈過茅港尾莊〉一詩便寫盡繁華過後的茅港尾:

腥血吹風撲面涼,蕭條何處覓村莊。千堆白骨皆新塚,十里平沙是戰場。

落日昏黃聞鬼哭,啼禽嗚咽斷人腸。當年此地人居密,轉眼荒涼倍可傷。

茅港尾天后宮

清同治元年(1862)的大地震,摧殘了茅港尾街,也震垮了茅港尾天后宮。茅港尾的地位,因港道淤積、戰火摧殘、地震逆襲等,逐漸禮讓給了麻豆港。這場地震同時也衍生出「媽祖為民禁錮百年」的傳說。

話說清同治元年,媽祖預示子民地震,但又不能明講,因此只能指示「示夜必有滔天大罪,眾當慎之」,但當時沿海地區,海盜侵擾不斷,居民以為媽祖指的是海盜之事,因此紛紛躲進家中,將門封上並在地上撒豆。不料,當晚強震來襲,屋門又都封上釘死,眾多百姓紛紛罹難。此強震不僅摧殘了茅港尾莊,連天后宮也幾近震毀。上蒼將此難責怪媽祖洩露天機,將媽祖帶回天庭禁錮,可憐且慈悲的媽祖因而短暫離開了茅港尾。

天后宮震垮後,董事許媽超發起重建。許媽超是茅港尾人,在當地是位「名人」,自幼父母雙亡,後被王得祿認為義子,帶往中國,但他生來蠻橫,又驕養成習,不時肇事,於是被王得祿遣返台灣。曾經在北港媽過境茅港尾時,擋在路中並大鬧香陣,大聲嚷嚷「有茅港尾許媽超就沒有北港媽祖;有北港媽祖就沒有茅港尾許媽超」,讓大家頭痛不已。曾有位地理師,發現茅港尾位處龍穴,於是誘騙許媽超挖斷龍脈,茅港尾因此不再風華。這樣蠻橫的惡霸,在同治十二年(1873)因案被捕,洪窮接任董事,繼續興工,直到清光緒六年(1880)才將天后宮重建落成。

茅港尾天后宮

無奈,不久又進入日治時期,茅港尾天后宮又充作日軍兵部司令部,從清光緒六年落成後至台灣光復共69年時間,茅港尾天后宮均未曾整修,實已頹廢不堪。民國五十年,管理人余滄波等人發起重修,不僅拆舊廟、增購廟地,廟基亦增高一丈五,終於在民國六十四年竣工。其實與重修同期間,原本禁錮於天庭的媽祖,就已經預示其將在不久回宮了。

民國五十年,信徒劉復朝作夢夢到媽祖告知其園中有神器,要小心處理。想不到隔日在耕田時,果然在離地面五吋處發現一石碑。或有一說為劉復朝的女婿一日在整地時,意外發現此碑。此碑便是清康熙五十七年的「茅港尾橋鐵線橋碑記」,現今立於廟埕左側停車格處。在民國五十二年時,媽祖又顯化一金鳳釵在廟頂上,金光閃閃,光耀奪目,信眾們深信這是媽祖回來的徵兆。而距媽祖受禁至回宮共一百零一年,是不是與經過一百零一年而於民國一百零八年恢復的「大北門進,大北門出」古香路如此巧合呢!

茅港尾天后宮
茅港尾天后宮提供

茅港尾天后宮主祀天上聖母,有鎮殿媽、「微笑媽祖」開基大媽、主風水地理的開基二媽、主醫藥的開基三媽、民國七十七年開光的巡香媽、以及民國一百零八年開光的港德媽,是軟身大媽副駕。龍虎邊配祀註生娘娘與福德正神。駕前的千里眼與順風耳將軍為少見的二轉體,亦即腳掌的方向與聖顏的方向幾近相反,有「瞻前顧後」之意,為茅港尾天后宮的特色之一。

港德媽

順風耳 千里眼

有去過茅港尾天后宮的朋友應該會注意到,除了上述神祇之外,還有多對獅子。廟埕兩邊的石獅據說是建廟時所設,至今風化已相當嚴重;廟的三川門也有一對石獅,應是民國五十年那次重修所立;而廟內還有一對金獅,則是在民國五十五年往土城請水時所收部將。說到請水,民國六十三年至大內好兄弟潭請水時,又收了三名部將(可稱駕前將軍或駕前軍師),分別為吳三娘李文成周虎,現奉祀於巡香媽前。

石獅 石獅

茅港尾天后宮

民國一零九年,一塊古石碑意外牽起學甲慈濟宮與茅港尾天后宮的友情。清雍正十三年的「嚴禁冒墾義塚碑記」,據地方耆老表示已遺失30多年,沒想到被保存在慈濟宮。經台南市觀光局長陳俊安、佳里國小校長馮郁元、茅港尾天后宮主委馮進士、及慈濟宮董事長王文宗等眾人合力下,此碑終於在1月5日由學甲慈濟宮無償物歸原主。「嚴禁冒墾義塚碑記」主要是在嚴禁奸民冒墾茅港尾保龍船窩義塚,亦不得藉端滋事;並批斷該地為公衆塚牧之地。

嚴禁冒墾義塚碑記

茅港尾,因港、道而盛的地方,又因淤積、戰火、地震而衰;然而如今,又因文化宗教活動以及文創慢慢展翅高飛。在這三百多年來,有榮華也有蕭條,即使如此,茅港尾天后宮依舊佇立著,茅港尾媽仍舊守護著這地方的居民,微笑媽祖仍然掛滿淡定自信的笑容,要眾生笑看世間,開心過日。

茅港尾天后宮

特別感謝茅港尾天后宮粉絲專頁小編協助。

文 / 阿丹(一步就出走版主)

 

1 即街面兩邊設人行道,中間給牛、馬車走,所以中間常會凹陷。

2 韓羽翠,〈近代台南下營地區的開發與發展(1624-1945)〉,國立師範大學歷史學系研究所碩士論文,2006。

湊陣拜媽祖(https://yawjong.pixnet.net/blog/post/39426688

國家圖書館臺灣記憶(https://tm.ncl.edu.tw/

 

§ 茅港尾天后宮資訊:

地址: 735台南市下營區茅營里163號
電話: (06)689-4824
粉絲專頁:點我

茅港尾天后宮

One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