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源地威尊殿入火安座紀實
儀式 / 民俗,  國內-台南(府城),  大學生的隨香手札

水源地威尊殿入火安座紀實 (上)

文 / 鍾承翰(輔仁大學歷史系學生、大學生的隨香攝影版主)

從尊王會到威尊堂再到威尊殿

永康威尊堂坐落於永康區,在南大附中附近。一路從尊王會、威尊堂,到今日的威尊殿。說起「威尊殿」,或許比較難猜測主神是誰,但是若說「尊王會」,大家必然會直覺想到郭聖王。不過,威尊殿內主祀的卻不是廣澤尊王,而是「李府三尊王」(或李府尊王)。

威尊殿李府三尊王 和勝堂李府三尊王

(左:威尊殿李府三尊王。右:和勝堂李府三尊王。)

李府三尊王的主要信奉者大多是在台南地區,離開台南以後,李府三尊王的信仰就比較罕見了;另一方面,李府三尊王通常會和劉府大尊王及黃府二尊王共同祭祀,而劉府尊王及黃府尊王二者為李府尊王之結拜兄弟。根據《台南王爺信仰與儀式》一書的紀錄,台灣李府三尊王的信仰發源於台南的五條港地區:

劉、黃、李三尊王在台灣的信仰,源於台南五條港地區,相傳早期許氏祖先從福建泉州晉江渡海來台時,迎奉了一尊李府尊王來台,成為許家奉祀之祖佛,後來再增祀與李府三尊王結義的劉、黃兩位尊王,約在清末時許家於五條港區域立館「開基敬和堂」,主祀劉、黃、李三尊王。1

劉府大尊王 黃府二尊王

(左:劉府大尊王。右:黃府二尊王。)

從這段紀錄中,可以了解到尊王來台後的歷史與發展,以及最早其屬於「祖佛」的性質。目前,有奉祀李府三尊王的廟宇如興尊宮、善德堂、和勝堂、尊德府……等。不過,李府三尊王是何人?目前並沒有確切的答案,而詢問過威尊殿的執事人員,他們表示目前也正在調查尊王的本記,但是只有雛型而未能真正確定。

威尊堂內一景
威尊堂內一景

此次,威尊堂從永康一路搬遷到山上區,同時,奉玉敕從威尊「堂」升格為威尊「殿」。離開了待了三十多年的永康區,因為尊王陸續在公事日時交代新建廟的事宜,後來剛好因緣俱足,有一位企業家願意贊助經費。所以在數年前,廟方開始尋找新的廟地,經過一段時間的尋尋覓覓,才找到現在位於山上區的廟地。廟方執事人員說:

「他們去看那塊地時,地主告訴他們,也曾經有別間廟的執事人員看上那塊地,就帶著老師去那邊看風水與現場狀況,但是老師卻告訴別間廟的人員說,那邊已經有神明派遣兵將在此看守了,我們是沒機會的。」

後來才知道,那位老師口中「早就看上這塊地」的神明,便是威尊殿的李府三尊王,尊王早就派兵將守在那了,只是尊王一直在等待前去發揮的時機。從找到廟地一直到今年落成,大約又花了四年左右的時間,才真正圓滿了尊王公的願。新廟地所處的位置又被稱為「水源地」,所以今日也順理成章的更名為「水源地威尊殿」。

水源地威尊殿入火安座紀實
威尊堂的最後一晚,天還未亮大家就紛紛到廟前集合,進行繞境前的準備

我曾經問廟方執事為何不繞新廟附近,而選擇繞境永康地區呢?執事感傷地告訴我:「要離開三十多年的地方了,也是時候讓尊王和老信徒們道別了。」跟著尊王走過威尊堂附近的大街小巷,看著居民和老信徒們擺出的案桌,我才慢慢了解到這份情感與不捨。在這天的清晨,執事們早早就來到威尊堂整理裝備、請神刁轎,確定一切細節,就等六點半出發前往聖恩佛祖會請觀音嬤,九點回到永康繞境。

信徒的容顏 信徒的容顏
信徒的容顏 信徒的容顏
開啟金門

中午時分,來到威尊殿附近的廣澤行館用過午餐後,隨即驅車前往新廟地,短暫繞境後就準備開啟金門、入火安座。大夥在隙仔口附近落馬,徒步往庄內前進。威尊殿有自己的小法團,是以本次入火安座的科儀便是由小法團來負責,而威尊堂的小法屬於比較少見的黑頭小法系統。在開廟門的數天之前,小法團已擇吉日於新廟內進行安營、祭煞、送煞與煮油除穢等法事。奉李府三尊王降示,廟方於已亥年農曆四月十七日午時開光外營再行安外營,未時舉行祭煞的儀式,於是當天辰時一刻,就恭請威尊殿的開基李府三尊王公前往新廟 設案桌,並由威尊殿小法團的法師頭吳中正法師羅壇請神,於此同時,小法團尚有另一批成員同步在案旁進行打訣、敕符、以雞血祭符的安符儀式。

接著到近乎午時時,由小法開始進行調營開光,每調一營後,就以擲筊的方式來確認該營頭有來到案前,才開光該營的令牌。待開光完成後,就準備進行安外營儀式,由小法人員恭請五營聖位,而安營之前,會在法師的帶領下,先進行營房先內的洗淨與安八卦,才可由小法團調營與安營,同樣的,需各營擲筊確認,得到聖筊後,再有法師打指訣來安奉五營。五營部分,有男營與女營兩座,安營結束時已近乎正午時了,又緊接著於廟內大殿開光猛龍、前後殿神龕內壁畫神祇,才在12:45分讓上半場法事告一段落。

法師開光猛龍
法師開光猛龍(洪造遠攝影師提供)

稍事休息後,小法團在開始進行起土收煞的儀式,起土收煞並不止於建廟,縱使是蓋房子、蓋工廠,只要是有「動土」的工程:整地、動土、分金定位、挖地基、立地基、綁鋼筋、釘板模、上樑、灌水泥漿……等等,都需要進行起土收煞的儀式。當興建完成後,要入火安座、入厝或開業,因為關係到以後經營成功與否,所以更需要謹慎處理之。至於廟宇,因為對於聖潔無邪的廟宇而言,其入火安座的科儀圓滿與否,往往與日後地方上士農工商的興衰息息相關。是以,廟宇啟開金門與入火安座之前,會聘請擇日師選擇黄道吉日來進行入火安座的儀式。而在啟開廟門與入火之前,會由法師啟請諸聖,祭送煞神,除去廟內的煞氣,再藉由煮油除穢來淨廟、保持廟內潔淨,來破解在建廟工程期間,有喪車煞、麻煞及月內房煞等不淨之人或物品進入廟內。

法師盤坐於黑布符上收煞 將收來的煞神丟下橋以放水流
法師持天地掃掃除廟內之不淨 小法團於進行煮油逐穢以驅逐穢氣

(左上:法師盤坐於黑布符上收煞。右上:將收來的煞神丟下橋以放水流。左下:法師持天地掃掃除廟內之不淨。右下:小法團於進行煮油逐穢以驅逐穢氣。以上照片由洪造遠攝影師提供)

另外,因為擔心沖犯到五方諸神歲煞,諸如:太歲、天狗、白虎、五鬼、七煞、十二神煞……等,所以必須先於廟內舉行祭送內煞科儀,在當日未時正,由廟方人員焚香叩拜,小法起鼓招請五方諸神歲煞等各類煞神,前來享用案前的三牲、酒禮、金銀等,才以「觀米甕」(觀筒啊米)的方式來進行收煞。小法起鼓催咒,法師盤坐於黑布符草蓆上,勅指、手搖帝鐘、吹起角鼓,將米甕上的二十四顆白米收進甕內,再貼上符紙封口,並由法師勅指後,以草蓆黑布符包起米甕。接著法師手持草龍(草蓆)打破五方煞神前的瓦片,再以天地掃除,次復以鴨與白雞由內而外押除煞氣才以黑旗、天蓬尺、由小法頌咒押送至溪邊放水流。整個除煞的儀式完成時,已然來到下午4點多了,小法大夥趕緊在回到廟內,煮油洗淨、封啟廟門,並一氣呵成的洗淨至巷口,方收火門,才完成當日起土收煞之科儀。正是因此,在開啟金門的這天,廟門已然貼上封條、牆上貼有康趙二位元帥的符令來守衛新廟,另有破穢、壓煞等符令貼在相對應的位置,來避免這段期間,抑或是開廟門之時,有不乾淨的東西趁機闖入。

法師於廟門上貼上封條
法師於廟門上貼上封條

終於到了要開廟門了,下回將詳述開廟門紀實,敬請期待!

 

◊ 特別感謝吳中正法師提供相關文章資料

 

參考資料:

1 吳明勳, 洪瑩發(2013),《台南王爺信仰與儀式》,台南市政府文化局。頁112。

 

§ 水源地威尊殿資訊:

地址: 743台南市山上區隙子口88號

電話: 0932-803-016

One Comment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