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雄保生大帝廟
國內-民雄(打貓),  大小廟宇,  談神說廟甲書生

民雄保生大帝廟 -西安境主 神醫帝爺公

提到帝爺,你會想到甚麼呢?相信大家一般會想到玄天上帝或是東嶽大帝,但在筆者的故鄉嘉義民雄,也有一尊人稱帝爺公的醫神,祂不僅醫人無數,更是西安村的境主。

這位帝爺公,是何方神聖呢?

祂就是保生大帝,醫靈吳真君。在筆者的故鄉,我們親切的稱呼保生大帝為帝爺公。看到這裡,你一定覺得很奇怪,為何這裡的人不是稱呼保生大帝為「大道公」、「吳真人」、「花橋公」呢?根據長輩的說法,是因為俗稱後庄的西安村並沒有奉祀玄天上帝,而帝級神明只有保生大帝的緣故。

民雄保生大帝廟

保生大帝廟沿革

民雄保生大帝廟於清乾隆十九年(1754)創立,為先民從中國迎請保生大帝來台,左右護法為康、趙元帥,從祀太子爺、福德正神,左右偏殿供奉太陽星君與太陰星君。最早的廟址位於現址的龍邊,廟曾於清光緒年間、民國十六年時重修過,後又由庄眾發起重修,改為現代建築,於民國六十六年入火安座。值得一提的是廟門口相當有歷史的石獅,雖風化嚴重,但仍保有古味。

石獅 石獅

保生大帝廟的現址在日治時期據說為日本人的刑場,鎮殿神像的下方就是當時行刑之地,因此保生大帝安座於此亦在鎮住該地陰氣。而鎮殿神像也有一段故事。傳說當時有位木材商人用牛車要將一隻大杉木運往北港,經過廟前牛車卻停了下來,怎麼也拖不動,商人向帝爺公請示之後才知道原來神明選擇此木做為自己鎮殿金身的材料。此尊金身為軟身,據目測應該有五尺多,非常雄偉,濃眉大眼卻又慈悲微笑,是尊相當帥氣的神像。

保生大帝

乩身傳奇

民雄保生大帝廟曾有乩身在濟世,當時新廟入火安座時,就是由保生大帝爺降乩開啟金門,有別於一般是由鍾馗、家將、法師道長等來開廟門。這位乩身正是筆者祖父,周君南先生,外號「童乩南」,平常在務農的閒暇時便會幫神明服務。最初周君南在扛轎1時便經常會發起來,後來接受受禁,受禁時帝爺公會帶著他落三途、下地府、識草藥,等他正式成了乩身後便開始行醫濟世,醫人無數,經常觀童乩觀到半夜兩三點,在那醫學不發達的年代,靠著帝爺公的草藥,救了無數的人。據筆者的父親回憶,當時帝爺公降駕時,乩身常到荒郊野外取草藥,只要保生大帝的劍或者轎子插下去,那株草便是救命藥,筆者父親常常想:「萬一那個有毒吃死人怎麼辦?」雖然這是玩笑話,不過也可看出當時帝爺公的醫術高明,是整個西安村的精神寄託。

龍輦

保生大帝降駕時,總是自稱「老歲仔」,親切的像是一位老長者一樣。一次一位精神異常的女信徒,想用穢物來汙染保生大帝的出巡,但當那位女士一進入西安村境內,保生大帝突然降駕下來,指示信徒們要阻止她。當時眾人還摸不清楚狀況,果然那位精神異常的女信徒就向廟走了過來,大家才了解帝爺公的指示,及時阻止。事後眾人嘖嘖稱奇,神明是怎麼知道幾公里外所發生的事情呢?

還有一次,有人在保生大帝聖誕之時聘請電子花車脫衣舞前來祝壽,神奇的是乩身人在幾公里外的家中,根本不知道廟口發生的事情,但保生大帝便突然降駕,生氣的說道:「學甲跟台北的保生大帝來到廟埕準備看戲,你們怎麼能用這種有礙觀瞻的東西呢?有失禮數!」大家聽了趕緊將電子花車請到廟埕外。

又曾經有一位女士,被人下了符咒,性命垂危,帝爺公解開了一道又一道符,信女的身體也漸漸好轉,無奈在解最後一道時,發現那道符是符仔仙以命做咒的絕符,帝爺公只得無奈地替那位信女續命,但難解完全,最後仍患精神失常,為一件憾事。

借兵

保生大帝廟的香火鼎盛,兵馬眾多,更常被請到外地辦事,時常會有不肖的符仔仙用符法將一些兵馬調走,於是保生大帝便降駕指示要前往大龍峒保安宮、學甲慈濟宮向兩位保生大帝老大哥刈火借兵,再前往花蓮勝安宮向王母娘娘請兵馬回來濟世。當時有庄眾覺得奇怪,為甚麼莫名其妙要前往花蓮?原來當時保生大帝曾向崑崙山王母娘娘學醫,王母娘娘曾收帝爺為義子,因此祂才向祂的義母討救兵,後來為了證明此事是否真有其事,在進香回鑾時,勝安宮的齊天大聖還借乩降駕在當時已經高齡七八十歲的保生大帝乩身上,翻了好幾個跟斗,信眾們看了是嘖嘖稱奇,其中一位信徒在神明退駕之後還開玩笑地向乩身說:「南伯仔,你再翻一個跟斗,我給你十萬元!」蔚為一段傳奇。

新舊三帝

保生大帝廟是保生三大帝來開基,人稱「三帝爺」。有一天三帝爺降駕(當時乩身還不是筆者祖父)說祂劫數到了,說也奇怪,講完後不久神像就這樣憑空消失了,於是大家便商議雕了一尊新的保生三大帝,人稱「新三帝」,就是取筆者祖父為乩身的神靈。

經歷了數十年的受劫,一次在觀輦轎的時候,轎子交代說:「老三帝爺公要回來了喔!」交代完後,一行人便浩浩蕩蕩地要去把祂找回來,走到一處涵洞時,輦轎指著涵洞,眾人便將排水溝的障礙物翻開,神像果然就在裡面!原來祂的神像被塞在路旁的排水溝裡,還用木頭臉盆蓋著,泡水泡了幾十年沒人發現,至於為什麼受劫,估計變成不解之謎了。找回來之後大家便稱呼這尊原本的開基神像為「舊三帝」,從此便有了新舊三帝之分。舊三帝偶爾也會降駕,落駕之時總是用官話哼著詩歌,十分的仙風道骨。

老三帝

老三帝

新三帝

新三帝

路祭

每年的三月十四在保生大帝出巡時,都會在現在的民雄加油站以及西安村與溪口鄉交界的大路口處進行路祭,這是因為當年加油站路口在進行水溝工程時,有一輛大貨車經過時不甚發生車禍,司機不幸身亡,之後便開始車禍連連,人心惶惶,村民便拜託保生大帝來處理。保生大帝指示這裡有孤魂野鬼盤據,成群結黨抓交替,因此在當年出巡時,帝爺公親自降駕來與孤魂野鬼談判。神明相當的慈悲,先禮後兵,燒化金紙並度化祂們,希望祂們不要再為難村民,而一些不服管教的頑劣分子,帝爺公不再容情,操五寶、放鞭炮,驅趕這些惡鬼,保護村莊。當時還有從俗稱家將窟的嘉義市聘請家將來協助帝爺公驅魔降妖,惡鬼們逃竄時,保生大帝乩身與家將一同驅邪,成為了一場傳說戰役。雖然地方早已恢復安寧,但這項習俗就此保留,每年一樣會進行路祭,相信這也是慈悲為懷的保生大帝要我們不能忘記歷史教訓,小心行車,安全才是回家唯一的路。

八十二歲的命運

筆者的祖父有一次應友人邀請,前去幫忙婚禮迎娶,但那天正好他犯沖,本來不應該參加,保生大帝還特別指示他,絕對不能參加,否則會有性命之憂,但他因為生性善良,不忍推辭,果然在迎娶的當下犯沖。雖在保生大帝的暗中保護之下,保住了性命,但他也因此右眼受傷,視力減弱,算是不幸中的大幸。隨著時間推移,乩身在服務保生大帝數十年後,年歲漸老,於是信徒便向保生大帝請示要不要取新的乩童,沒想到保生大帝竟然罕見的生氣拍桌言明:「這個乩身吾要用到他八十二歲。」,果不其然,筆者的阿公真的到他八十二歲的這一年過世。從那之後一直到現在,保生大帝一直沒有找新的乩身。還記得筆者的阿公在晚年之時,有一次在家中保生大帝突然降駕,要廟的主委、委員、爐主們都前來,祂指示說,要隨著時代的潮流,與時俱進,並且好好與村民配合,辦理活動,顯見當時保生大帝已經預料到了在時代的劇烈變化之下,廟方與地方、神明與信徒的連結需要更加緊密,才是生存之道。

民雄保生大帝廟

在筆者的家鄉,有別於南部常見的四駕,是由四人所扛,我們的攆轎是兩人一前一後扛的,稱為「龍輦」。

文 / 周家豪(自栩文人的台灣囝仔)

§ 民雄保生大帝廟資訊:

地址:621嘉義縣民雄鄉民族路54號
粉專:點我

民雄保生大帝廟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